鉴赏 > 聚在一起,存之永恒——伍嘉恩谈木趣居 今年最不容错过的明式家具展

聚在一起,存之永恒——伍嘉恩谈木趣居 今年最不容错过的明式家具展

文∣赖奂瑜 图∣香港苏富比

来源:典藏·读天下·古美术·10月刊

聚在一起,存之永恒——伍嘉恩谈木趣居 今年最不容错过的明式家具展
在业内素有“黄花梨女皇”之称、全球知名明式家具专家、嘉木堂主人伍嘉恩历经30 年积累,秘而不宣的私人珍藏于9 月29 日〜10 月2 日香港苏富比秋拍期间展出,展名“木趣居——家具中的嘉具”,展出100 多件(套)涵盖几乎所有种类的顶级明式家具。届时,伍嘉恩编撰的同名著作也将在香港面世。

在业内素有“黄花梨女皇”之称、全球知名明式家具专家、嘉木堂主人伍嘉恩历经30 年积累,秘而不宣的私人珍藏于9 29 10 2 日香港苏富比秋拍期间展出,展名“木趣居——家具中的嘉具”,展出100 多件(套)涵盖几乎所有种类的顶级明式家具。届时,伍嘉恩编撰的同名著作也将在香港面世。

相较于世人熟知的嘉木堂,“木趣居”显得格外神秘,香港苏富比保密工作也滴水不漏,目前仅公布部分展品的局部照片,实在让明式家具爱好者都心痒期待。本刊有幸出席香港苏富比于8 31 日举办的媒体分享会,由伍嘉恩亲自揭示了“木趣居”缘由,并为大家预告此次大展,同时分享其收藏与经营的心路。

 

萌芽:回顾木趣居的形成历程

我心中一直希望能有一套明式家具永远留在一起,永不分散。

木趣居的形成或可分为三个十年。第一个十年,当时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决定分散藏品出售,王世襄先生感慨这么好的家具应该聚在一起,我脑中就萌生了想法,希望有一套家具永远在一起,让人们欣赏学习。但概念萌生不等于马上就有实际的行动,我在第二个十年还是继续经营嘉木堂,只是遇到特殊的品种我会卖得比较慢一点,不会很快放到嘉木堂展示。到了第三个十年,就是近十年,我落实木趣居收藏体系,开始编撰专书,才正式挑选哪件家具不能拿去嘉木堂,要留在木趣居,哪件家具还能等等看是否有更好的出现。

目前明式家具的价格都超出了一般人的想象范围,我对这个现象的看法也有些复杂,一方面既然我认可它们是重要的艺术品,它们就该是这个价位;但是这个价位也让一般藏家无法入手,所以更需要留下一套,让大家能上手。要了解家具不仅是欣赏外观,还要认识家具内在的榫卯结构,才能真正踏上对中国家具文化的研究之路。所以我这部书,着力将家具的结构解释清楚,并且提供不同角度的照片,部分家具还会拆开拍摄其内部的榫卯结构,是希望能引导重视这个领域的人去学习,而不是为了表达这套家具有多厉害。

图1.JPG

 1/ 伍嘉恩


木趣居 VS 嘉木堂:两者有何不同?

在明式家具热潮掀起之前,我就已经开始收藏明式家具,从一开始我的核心就是收藏。最初的时候,我买几件喜欢的家具放在家里,让自己开心。当时两三个月才会出现几件好家具,而且都是在美国或是欧洲现身。后来家具热潮兴起,我清楚知道我没有办法凭一己之力买下所有喜欢的家具,必须得经营嘉木堂,才能达到我的目标,将我爱的家具买回来。收进嘉木堂的家具就像是我自己的一样,即使卖给客户,摆在客户家里,我依然觉得那些是我的家具。我的想法一开始就跟其他人不一样。

要卖才能买,买与卖之间的循环,让我有能力继续购买喜爱的家具。我很幸运,在明式家具热潮兴起之前就先爱上了它们,后来在热潮之中,我也有幸参与,不仅认识了这个领域中所有的重要人士,经手实物也使我得以学习,能够真正懂这些家具,让我可以将经营与收藏结合起来。因为我的特殊经历,木趣居与嘉木堂其实并不存在明显的分界,对我来说,两者并不冲突。

 

收藏 VS 商业:个人的兴趣与商业经营是否会有分歧?

收藏与商业怎么分?嘉木堂的经营模式是这样的,能符合我的收藏条件又是我喜欢的家具,我很清楚它们的数量一定非常稀少,所以只要一现身,我就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买下来,不管这件家具是否会有客户想要。买回来之后,我依照季节选择家具,展示在嘉木堂,让知音人自己来欣赏挑选。我从不建议客户购买哪件家具,是家具让客户买下它们,所以这些收藏家都是靠他们自己的眼光去建立收藏体系。有些客人来得很勤,像是攻玉山房的叶承耀医生,他每天都来;侣明室主人(菲利浦巴盖,Philippe De Backer)则是拍卖季节一到就每天打电话,请我拍照给他看;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的藏品有三分之二来自嘉木堂,他们当时也是每天打电话。

说到收藏与生意,可以举一个例子。晚明清初黄花梨木制造的衣架非常稀少,全球已知的数量一手可数。我曾于1987 年收到一件很好的衣架,一直藏着没放到嘉木堂。后来叶承耀医生请我帮忙策划在香港中文大学的明式家具展,我们讨论陈列的内容,希望尽量表现明式家具的丰富。他当时每天来嘉木堂,我想成全他完善整个家具体系的心愿,就将那件衣架放到嘉木堂,他一看到就买下了。2002 年叶医生梳理自己的家具收藏,将部分藏品送到纽约上拍,我又将那件衣架竞拍回来。我当时倒不是为了木趣居,就是想要将家具聚在一起。他当然知道是我买的,又来找我说舍不得这件衣架,又买了回去。后来他请我协助处理藏品在苏富比上拍,我又拜托他将这件衣架让给了我,从此收入木趣居。这就是私与公、收藏与生意的循环,因为我得卖,才能继续买。

不认识我的人或许会说我这样讲很骄傲,但我的客户后来都成为朋友,我从不觉得自己在服务客户,我认为我是在服务自己的家具。

鉴藏2.jpg

2/ 蟠灵芝站牙,黄花梨棂格中牌子衣架局部


鉴藏图3.jpg

3/ 王世襄题“木趣居”匾额

 

如何推:博物馆、藏家、拍卖公司,谁更能展现明式家具?

一般藏家都将家具放在自己的居家环境,属于私人空间,除了亲友之外,其他人看不到,对于推广并没有作用。另外,明式家具在晚明清初的时候,就是少数达官贵人与富商家中的陈设,在当时就已经非常稀少,到了现代更加稀有。博物馆只有少量藏品,不足以支持馆方栽培相关的专家,缺乏专家也使博物馆展示明式家具的方式受限。

现在人们都知道黄花梨家具很珍贵,但十几年前,当我们踏出第一步的时候,想让世人理解这些家具是珍贵的文化遗产,可是当时一般人对明式家具依然停留在外观的审美,再进一步去了解它们的路还是很漫长。如今,大家知道了明式家具很珍贵,但更需要理解的是明式家具在中国工艺史上的巅峰地位。

 

看趋势:入手明式家具的代价越来越高昂,现在藏家的心态是否有变化?

最早一批明式家具的藏家都是因为真的喜爱这些家具,其中也有人已经有收藏一套家具的想法。国外的博物馆很早就关注家具,他们也很早就认可家具是艺术品,当中国家具出现在他们视野中,他们很快就明白中国家具更胜一筹,所以几乎每一间设有亚洲馆的美国博物馆都与我打过交道,都将中国家具视为展现家具史的重点展品。有些私人收藏家扔掉家中的意大利家具,全部换成中国的家具,更有能力的藏家,还另外建一幢中式房子,专门放中国家具,例如侣明室。比较小型的收藏家,则是买两三件家具回家,搭配中国陶瓷、书画。

中国这十几年富裕了,开始留意文物收藏,最初投入的藏家都是以投资、财务分配为目的。但是以这种心态买文物的人,在价格一路增涨的过程中,都忍受不住诱惑,陆续把藏品卖了。剩下没卖的都是在过程中慢慢爱上文物进而研究文物的人,现在留在家具领域的藏家大多是这种有能力也真的喜欢的人。不过,现在的价格很高,不是每个藏家都能无限制地购买,都是要卖出一些藏品,才得以购买更多。

明式家具本就稀少,如今的藏家也懂了,很少会将精品抛出。现在木趣居收藏了一堂四张椅子,是我陆续一对一对买入的。买第一对的时候,大约是1993 年左右吧,入手的价格可能是几十万。当时我也知道另一对是谁买的,后来又转手给谁,直到几年前终于被我买回来的时候,价格已经是900 万,的确是很大的变化。虽然代价确实高昂,但我要成全这一堂家具。而且我认为能够作为艺术品的明式家具,它的价格不应该便宜,与其他门类的中国文物相比,它的价格已经相对合理了。

图B-1.jpg

 

5a02a2f44fd58.jpg

王世襄写给伍嘉恩的信

木趣居之始:王世襄写给伍嘉恩的信

“趣”字涵意包括对外象和内心的认识、理解、欣赏和所得到的乐趣,甚至对真谛、真理的悟彻。这就包括你对美材文理的欣赏,造型、花纹的喜爱,及明式家具艺术的真正理解及人与物神情的融会合一。——王世襄,1995.5.28


如何展:此次“木趣居——家具中的嘉具”展示特点

木趣居的所有藏品将集体亮相。苏富比非常支持我,提供了约1600 平方米的展示空间。明式家具需要有宽阔的空间呼吸,才能呈现它们完美的比例与造型,让观众可以好好跟它们对话。而且这次展览,苏富比团队也支持我从各方面去表现,呈现出明式家具超越日用品、成为艺术品的一面,使它们独特的内涵能跨越时空。我一直从方方面面探索如何表现明式家具是艺术品的概念,自嘉木堂成立开始,我们就将明式家具放在展示台上,而不是放在地上表现它们的用途,就是希望观众投以审视艺术品的眼光,而不是以用途去看它们。

如果把鸡缸杯一整套放在一起,观众会看到这是喝茶的用具,但是若把一只鸡缸杯放在展柜里,观众就会以欣赏艺术品的角度去观看它,明式家具也是这样。所以我们不以用途去呈现家具,而让观众自己发现它们的美,例如会发现圈椅不仅是一张可以坐的椅子,它被设计、制造的时候,每个优美的弯曲都考虑了人体工学,这些细节都让观众自己去体会。

木趣居这一套家具的全面程度,已是我力所能及的极致,都是各个种类中我所经眼最好的家具,有些甚至是孤品。这一套家具必须集体亮相,聚在一起呈现,才能实现我传承家具史的目标。从中挑选亮点展品并不是展览的重点,我希望大家看完整套才去评断个别展品,所以在展览前不会披露少数几件展品。本次即将展出的家具是过去从未公开过的,我现阶段先不透露太多,希望大家亲临现场。


新书预告

鉴藏图C.png

《木趣居:家具中的嘉具》

伍嘉恩

出版社:生活读书

新知三联书店

出版时间:2017 9


1985 年王世襄出版专著《明式家具珍赏》,中国传统家具简洁、优雅的设计美学和精巧的工艺震惊了世界,八九十年代是明式家具购藏的黄金时期,涌现出一批著名的藏家和专题博物馆,收藏家具水准之高,所见品类之广,都超过了以往的任何时代。伍嘉恩在其间扮演了重要的角色,她经营的“嘉木堂”在中国古典家具收藏界中居于核心的地位。也是在王世襄的影响下,伍嘉恩的经营、展览和收藏越来越具有学术性,她建立起自己的明式家具特藏,即“木趣居”。

“木趣居”由王世襄赐名。木趣居藏明式家具11 类、100 多件(套),以黄花梨、紫檀为主,多为稀有罕见的传世珍品、孤品。特殊的时代机遇成就了木趣居,此后再组织这样一套品类完整、精美珍罕的明式家具,已不再可能。

本书是木趣居家具的研究性图录,严谨地著录了每件(套)家具的规格、造型特点、艺术特色、收藏来源、出版状况,并附明清版画作为参照。全书为中英双语,提供了精美的摄影图片。《木趣居》的成书,历时多年。同木趣居的家具一样,本书也将为后代传承明式家具的永恒之美。



木趣居——家具中的嘉具

时间:9.29 〜10.2(与香港苏富比秋拍同期举行)

地点:香港会议展览中心




关键词 >> 黄花梨,木趣局,伍嘉恩,家具展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