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览 > 此石得时,天下可理

此石得时,天下可理

文・图∣西泠拍卖

来源:典藏·古美术 2019.07

此石得时,天下可理
2019 西泠春拍:吴昌硕铭、沈石友藏墨池砚赏


墨池之珎,佐我文史。润比羚羊,细逾龙尾。灵气所钟,近言子愚。此石得时,天下可理。

——墨池砚铭文(沈石友属、吴昌硕铭)


藏界有云“古有《西清砚谱》,今有《沈氏砚林》”,前者为皇室收藏,后者则代表文人的顶级趣味。沈氏藏砚无论材质、形制都以品位格调为第一,不沾俗气,代表了文人砚的最高水准。


墨池砚,录《沈氏砚林》《鸣坚白斋砚谱》,日本白红社《吴昌硕砚铭》一书亦见著录。整砚平直不加修饰,砚铭气势恢宏,奇崛雄放,无出其右。铭文中“子愚”,或与明代历时16 年的隆万改革(以富国强兵、安邦定国为目的)的地方代表人物张学颜有关。张学颜(1523—1598),字子愚,号心斋,出身“一介寒微”,嘉靖三十二年(1553)步入仕途,后受高拱赏识,在晚明国事衰危之时,临危受命,巡抚辽东,《明史》谓“敌至无所亡失,敌退备如初,公私力完,渐复其旧”。


此方砚台作于吴昌硕“人艺俱老,炉火纯青”的晚年时期,题写的砚铭与他的书画大作、诗文篆刻一脉相承。彼时,他与沈石友虽分隔两地,但也“借事以相发明”“岁必有诗达”。“沈砚吴铭”珠联璧合,是两人30 余年金石之谊,也是两人作为旧式文人对家国命运的牵绊。


吴昌硕生于1844 年,卒于1927 年,一生处于“三千年来未有之变局”,他几乎与近代史共生。在他83 年的生命中,虽然饱受战争摧残,又曾壮志不伸,但作为近代重要文化领袖之一,吴昌硕有着旧式文人对世事的担当。吴昌硕与沈石友结识于壬午岁(1882),相似的身世遭遇、共同的诗文金石喜好,使两人成为莫逆之交。在吴昌硕留存的诗歌、信札中,与沈石友相关的不可计数,内容丰富。沈氏嗜砚,常觅石制砚,吴昌硕题铭镌刻。在《沈氏砚林》中共收录沈氏藏砚158 方,其中约120 方有吴昌硕的铭文(或自铭,或合铭)。


墨池砚作于壬子年(1912),海派书画正处于一个重大的转折期,是年清廷覆灭,上海聚集了大批高官名臣、硕学鸿儒。由于政治上的改天换地,促使他们来到上海完成了从封建末代官吏到近代书画家的身份转变。是年,老缶69 岁,清廷覆灭后,他虽在政治上选择做一个旁观者,但也不抱残守缺,相反他是一个能与时俱进的人。晚年经历辛亥革命、军阀混战,他“事变复见辛亥冬,热血若沸摧心胸”,也有“坐观太平双眼悬”“天下可理”的期盼。


吴昌硕与沈石友的金石之谊,可比黄易、翁方纲之交。吴昌硕晚年与沈石友唱和切磋,频繁时铭砚一月一方,有时甚至一日两方,足见二人情谊之深厚。1917 年,沈石友去世。费尽沈石友一生心血的《沈氏砚林》之砚,悉数被日本画家桥本关雪购携东去,并分售日本多位藏家,自己则留下最钟爱者20 方。每方朱题砚盖,并钤有钱瘦铁所刻的“白沙村庄”朱文隶书印。

关键词 >> 西泠春拍
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