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览 > 师古• 鼎新• 尚奇险 浙江美术馆“健笔蟠龙——王铎作品展”

师古• 鼎新• 尚奇险 浙江美术馆“健笔蟠龙——王铎作品展”

整理| 编辑部 文・图资料提供| 浙江美术馆

来源:典藏·读天下·古美术·10月刊

师古• 鼎新• 尚奇险 浙江美术馆“健笔蟠龙——王铎作品展”
浙江美术馆推出“健笔蟠龙——王铎作品展”,汇聚来自北京故宫、中国美术学院、广东省博物馆、西泠印社、天一阁博物馆、温州博物馆、绍兴博物馆等多家机构的50 余件书画作品,基本反映了王铎的艺术面貌。展览以“健笔蟠龙”为名,萃自吴昌硕跋文之“眼前突兀山险巇,文安健笔蟠蛟螭”句。此跋附于王铎所作草书卷后,点明其草书之“险”“健”势态。

浙江美术馆推出“健笔蟠龙——王铎作品展”,汇聚来自北京故宫、中国美术学院、广东省博物馆、西泠印社、天一阁博物馆、温州博物馆、绍兴博物馆等多家机构的50 余件书画作品,基本反映了王铎的艺术面貌。展览以“健笔蟠龙”为名,萃自吴昌硕跋文之“眼前突兀山险巇,文安健笔蟠蛟螭”句。此跋附于王铎所作草书卷后,点明其草书之“险”“健”势态。

王铎(1592 1652,注1),河南孟津人,在中国书法艺术史上有“神笔”之誉。他擅长真行草隶各体,行草书最为世人所重,宗法“二王”,后得力于宋米芾(1051 1107)。其手卷苍劲跳跃、布势连绵;巨幅立轴则一气呵成、雄健悠肆。王铎长于布局取势,章法奇特,为明未清初在草书上最具成就的书家之一。他与倪元璐(1593 1644)、黄道周(1585 1646)、傅山(1607 1684)等一道,提倡取法高古,开展复兴书坛的活动,一扫因循守旧之气,开创了明末清初大写意书风格局。

王铎也作画,清人张庚称其山水“沉沉丰蔚,意趣自别”,又褒其花草“超脱名贵”。此次展览以书法为主,绘画作品亦在列。展览共三个版块,一是王铎的临帖,有轴、卷、扇面形制;二是王铎的创作,内容上涵盖了自作诗、他人诗、手札;三是其绘画,山水、花卉等题材皆备。以下将分版块予以介绍。

 

师古临帖:不规规摹拟

王铎一生都在临帖学习,认为“书不师古,便落野俗一路”,并言“铎每日写一万字,自订字课,一日临帖,一日应请索,以此相间,终身不易”。他临王羲之最多,却遗貌取神,用几十种笔法、体制来临,采用“不规规摹拟”,将临古和创作结合起来。他汲取魏晋书家典雅的韵致以节制个人创作狂放纵逸的“度”,勿使自己偏离书法本体,避免陷入“野道”之中;同时,运用自己的理解和情态去临写古人,使之成为一种创作形式。

临张芝《冠军帖》

以下两件临的都是《冠军帖》,原作者相传是东汉张芝,可见于《淳化阁帖》《大观帖》。这两件的参照本,大抵出自《淳化阁帖》。王铎将原拓本临在了不同的形制、材料上,并且两件都是节临,临的拓本不同部分。



图1-3 王铎 临张芝《冠军帖》(1649).jpg

 《临〈冠军帖〉》扇面

1649 年,17×51 厘米,温州博物馆藏

扇面本身是金笺,写字时滑,字形亦较原帖小,故需收力。王铎书扇面权当应酬作。他说:“余学书卅年,究心有日,……因投笔不为,而无如执交纷纷索之,间作短緽、素箑,聊为尔耳。”“箑”是扇子的意思。虽这么说,这幅扇面仍是用心之作,其文格式规整,内容不像前一立轴那样断开,亦无脱漏。字仿效原帖,不自作连结。


图1-2 王铎 临张芝《冠军帖》(1650).jpg

《临〈冠军帖〉》轴

1650 年,223×52 厘米,广东省博物馆藏

近7 尺高,分三列书,每列20 字。自原帖首部起临,头七字一线而下、紧致。笔有衔接,且多方折。至第二列,文与原帖即不对应,第三列亦如是。字和字间,布白与原帖殊别。然而,全轴内所有字的结体与原帖一致,可知王铎当时是看着拓本在临。王铎未受制于文本,不习其气质,却拓字为大、重创章法,发挥纵势以应立轴。


图2 王铎 临《汝帖》.jpg

《临〈汝帖〉》轴

1646 年,245×53 厘米,北京故宫藏

与《临〈冠军帖〉》轴不同,字少相连。内容上,它临的是《汝帖》中三枚字帖,并只取各字帖的一些片段。此件作品所临的释文为“吾夜中便如动劳体无处痛旦来得住顿惙耳汝寻/ 热甚汝习读为功吾疾劣遣不一一仆不想欻尔抟赤/ 狻其力甚于虎报我三日”,其中可断句的仅有“热甚,汝习读为功,吾疾劣”“仆不想,欻尔抟赤狻,其力甚于虎”。

临作从头至尾,撷取了孝武皇帝之书、陈伯智《热身贴》、阮籍之书,并试统一三帖书风。这般杂糅的临帖,真可谓是另一种“不规规摹拟”。

 

时或不平感慨:自作文与他人诗

王铎生活在江山易帜的时代,由明朝旧臣变为清廷新贵,受到诸多非议和猜忌。精神上的折磨转为书法上的寄托和放怀,使其书法艺术开创出魏晋以来全新的视觉面貌。一是在用笔上求“变”,错落有致、正欹相生、对比强烈,造成惊奇的视觉效果;二是在用墨上求“涨”,用“涨墨”使笔画自然渗化,造成一种模糊、浑沌、残缺的美;三是在结体上求“险”,结体紧密,姿态欹侧,追求奇险又能纵敛适宜,大开大合而富于动感;四是在章法上求“奇”,布局大小参差、刚柔相济,丰富多样;五是在幅式上求“大”,其书法多是大轴长卷,气势雄浑博大。

图3 王铎 自作文“吾洛与津为寇破”.jpg

 自作文《吾洛与津为寇破》

1643 年,224×50 厘米,广东省博物馆藏

释文:吾洛与津为寇破,幸在山岩,渡河南行,雪冰涩粳。及至白门,乱寝复逮。中琴书如蜗牛角。丈夫何地不可栖,龙湫雁宕可为莬裘之处。癸未二月至燕矶书事。孟津王铎。

“津”指王铎老家,河南府所辖孟津县。燕矶,即南京燕子矶。写下这幅字时(1643),时任南京礼部尚书的王铎来至此地,此前历经了惨痛的遭遇:1640 年,王铎两接家书,得知父母病重,弟镡、侄无骄亡故;1641 年,好友兼亲家吕维祺死于寇难,母病故,好友黄道周遭遣戍。1642年,安葬父母,农民军进据孟津,家人、亲眷百口人因而离家,妻马氏病故舟中。

王铎既达“白门”(南京城宣阳门,亦指南京),听着小舟中的琴书演奏,劝慰起自己,还寻思雁荡山是不错的隐居地(“菟裘”意,典出《左传・隐公十一年》)。


图4 自作诗《问点平彭子作》  236.5cm×53cm  1651年  西泠印社藏.jpg

自作诗《问点平彭子作》

1651 年,236.5×53 厘米,西泠印社藏

释文:正是怜才日,如何独不容。身将书一卷,门对两千峰。健翮嫌天窄,雄心向海浓。最怜无可妒,约子种鳞松。问点平彭子作,铎书。辛卯二月奉自玉贤宗侄吟坛。

此幅作于王铎去世前一年,这年四月,王铎受命祭告华山,二月为临行前夕。这里写到的“宗侄”,名王玉汝,其父与王铎交善,所以称宗侄。此为赠送给同乡的作品。这件作品上有很多点,因为王铎蘸墨蘸得比较饱,会掉下来,另一种记载,王铎的袖子和袍子会擦到墨,把画面弄脏。王铎用墨具有开拓性,浓、淡甚至宿墨灵活交错,大胆制造线条与块面的强烈对比。在他之前,还没有人如此主动地追求“涨墨”效果。


王铎展图5 王铎 王维诗《济州过赵叟家宴》《春过贺遂员外药园》.jpg

王维诗《济州过赵叟家宴》《春过贺遂员外药园》,局部

21×165.5 厘米,北京故宫藏

此卷为大楷。对于他人诗作,王铎所书限于唐诗,此卷即写王维诗两首。其中《济州过赵叟家宴》描绘了一位赵姓老人的闲适生活;而《春过贺遂员外药园》是一首在春天写给遂姓员外的贺诗,因为他家的药园此时有美景、美食。书此恬淡二诗,颇合王铎彼时心境。卷上跋云:“明日秣羸,入紫团峰及西厓诸胜,时酒甚酽,苏门泉声沸响,在吾几席。”王铎未入山,即听见泉涌。

此跋涉及对这卷楷书的自我评判。王铎写道:“书绫卷,鲜书楷法者,即华亭玄宰亦未之觏也。”“华亭玄宰”即董其昌。此话指出绫上作楷的珍罕外,又显露了大书法家对大书法家的在意。还提到:“识于后,将来一披览,于书道有进,定嫌此,欲唾于卷上。奈何,奈何。”王铎觉得,以后他的书法进步了,定会讨厌这卷作品。

仔细看,作品里的一些字比较奇怪:5a001578d6702.jpg5a00159cec89b.jpg5a0015a29e0ed.jpg飲(饮) 5a0015a9db0dc.jpg5a0015afed29d.jpg走这些字,被王铎看作“正体”,他人却说是“奇字”(奇怪的字)。薛龙春在《崇古观念与王铎书作中的奇字》中解释,王铎书作中的“奇字多为篆字楷写、隶写,相当于别体、异体,也包括一部分假借字的本字”。有学者认为王铎作“奇字”是出于“崇古
炫博”,而王铎在其文字学著作《字牖》中却说,“盖俗字、野字、吏书、商贾字、及演义传奇一种邪书,浸淫以夺正体”,所以他的出发点在于,希望文字能够回到正轨上。


沉沉丰蔚:花卉图与山水画

王铎画作流传不多,何绍基跋其《兰竹草石》卷云“孟津字多如落叶,而画乃少如晨星”。王铎山水仿荆浩、关仝,邱壑伟峻,皴擦不多,以晕染作气,傅以淡色,沉沉丰蔚,意趣自别。他对绘画有独到的见解,尝与人云:“画寂寂无余情,如倪云林一派,虽有淡致不免枯干尪羸,病夫奄奄之息,即谓之轻秀,薄弱甚矣,大家弗然。”又云:“以境界奇创,然后生以气晕,乃为胜,可奇造化。”这与他在书法中追求气势与造型的奇幻有异曲同工之妙。

王铎展图6 王铎 《四季花卉图》.jpg

《四季花卉图》卷,局部

1649 年,26.9×350 厘米,北京故宫藏

卷上跋云:“此卷拙庵年公甚相护持,但纸多粉,墨不相宜,兴至则强写。观其运墨,不动浓淡,不发光气,亦不可不审辨而为之。”此处,王铎提及文房材料的品质。王铎看重书写工具,本次展览中的楷书作《王维诗》后,亦跋有“笔、墨、砚皆精良”。倘若评画,画意、画物当然不可缺一。而此画卷跋中所言之“强写”动机,预为画物“不发光气”的品相留下了辩解余地。


王铎展图7 王铎 《西山紫翠图》.jpg

《西山紫翠图》轴

1649 年,95×36.4 厘米,北京故宫藏

此幅立轴,山势自高而远;山体一脉嶙峋曲折,其上唯险地及低处有树木;从中又可见栈道、宝塔。此画系王铎为其三弟王鑨所绘。画中有文士二人坐于石上观泉品茗,表达出王铎希望与兄弟安居世间、神游物外的愿望。在上诗堂中,王铎问曰:“山林者,天之所以休静者乎?”前人看重山水“实获我心”在先,于是作画。王铎却意指“自求心静”以游神作画,来与山林合。这一思维,大抵与晚明的心学兴起相关,而王铎曾追认孟化鲤(阳明心学传人)为其导师。


注释:

1:关于王铎的生卒年,另有一说为1593 1652 年。参见9 2 日薛龙春在浙江美术馆的讲座《王铎临古的创造性》


健笔蟠龙——王铎作品展

时间:即日起10.15

地点:浙江美术馆78 号展厅




关键词 >> 王铎,书画作品,健笔蟠龙,展览
0